微啦網 首頁 > 職場

桑田隨筆 | 買家具

2019-10-07 06:25 weila

買家具

我和我公公婆婆,每月見一次,至今也見過不少次了。

昨天,我未來婆婆笑嘻嘻地跟我說:“小桑,你不要再捏他臉了”,我在我對象身邊,平均每半個小時就捏下他的臉。他人在我身邊,我就喜不自禁地側身老對他笑,然后愛他那張圓圓滾滾喜氣的臉。

他性格極好,人智慧,至少婚前每一分鐘都是天使。對待一切,他都覺得很好,也可以說是隨和到沒主見。

他父母年逾七十,趕上了把時代的苦,每一段都嘗遍的節奏,樸素、實在,然后把他養育成才。他們全家在高力家具港看了一兩天家具(我端午要上課),劃定了一個范圍,昨天我一下課他們全家就把我接過來選。他們給我看第一張放在客廳的電視機柜,滿懷希望地希望我覺得很好,然后定下來買。在前一個晚上,我在筆記本前看到對象發來的照片時,覺得是否還應該再挑挑。我問他你覺得呢,他很真誠地點點頭,覺得高低好壞他全部能接受。

四點到六點我們看了幾家,到了最后一家的時候,是一家檔次挺高的實木家具,廳、臥室、書房一應俱全的那種。只是一件一套,連床都不附帶床頭柜。那個三千多的衣架就足足讓我端詳了很久,我恨不得自己漲一級功力,設計出一個這樣的來。那種色澤和氣勢,我說不出的喜歡。

這個世界你有很多東西都會很喜歡,比如一些文科學院,它的四季我到現在都沒事去轉,它的講座我也總想蹭來聽——我的日子更多是抽3-4個小時,讀《孟子》,那是教帝王的,但我教的是老百姓,來的孩子我不能確定是什么人,我可決定自我做一個怎樣的人。

我未來公公,向推銷員問價。那推銷員自然是識得眉眼高低的人,慢慢有些不耐煩。其實我挺想付個首付,然后我和對象用每月工資,分期付款。內地的老年人,煩所有的事情,他們見我一共才十次,竟然還要支付漲價越來越厲害的家具,這本身是不合理的。我在那套實木榆木的書房里,簡直很振奮,我仿佛看到我的思想領域,在其中呈現出物質形態的模樣——所以這是單個你自己的事,不要把自己的要求,附加在別人身上。

我公公婆婆穿得特別整齊,他們是有自己眼光的人,兩三千塊的柜子、櫥、床,都是極實用極好的。我以為我自己不在乎很多事情,但其實我很挑剔,挑剔到今生如何看,自己的東西才處于升值。出家具店,未來公公婆婆去上洗手間了,我環著我對象講,“你知道你就是實木家具嗎”,他敲我腦袋要打打我,我說不是,我說你就是貨真價實,最有檔次的那個。

展開全文

一對情侶去組建一個家。這個家的變遷,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。

這不同于巴金的《家》,林語堂的《京華煙云》,還有路遙的《財主底的兒女們》。那不是兩個聰明絕頂、斤斤計較的男人和女人。很多東西看似伶俐和繁華,但通常他們就組成不了一個“家”的概念,只能讓自己那個個體欣欣向榮,卻就是不是一個陣營的家。想通后,倒不是這個家的起始要怎樣,而是它會怎樣去變遷。

一個成天喜歡讀古書的人,她的內心是不喜歡追求時尚和更新的。她只是在乎這每一樣的器具,匹配她這個人的器具,包括她力所能及去制作和塑造的器具。這是兩代人的觀念問題,也是兩代人的全部人生。

但只有一項是清楚的,這對老夫妻,給予了我能用鑒賞力,賦予最高評價的東西。那套家具不能買,買的話我會覺得以后20年,我每次見到他們都像欠他們一樣。我去“掙”的一路,才無比充實。28歲時,我在乎的事已越來越少,但較真上了,必然倍加珍惜。

他們已提供了我,在這個年紀,可以享受的最好的“家具”。

回家的路

說著無意,聽者有心。

三月春光靚好,在公公婆婆家無意提及,要是能到外地看黃燦燦的油菜花,那該多好,可惜無人同行。當時72歲的老兩口什么也沒說,有一日老公問及我,說爸爸足足花了一天時間,把去高淳的攻略全部做好了——足足6張紙,細化到每一個紅綠燈怎么拐彎,都精確計算。還試探地問我,跟不跟他們兩個老人一同去。我當即叫好。



聚宝快三大小规律